百姓故事】秦立才:文房四宝情爱故事之墨

更新日期:2018-06-12 02:41:31|责任编辑:生林头条|编辑:江南综艺|点击:4148次|所属栏目:家庭
导读: 作者简介: 秦 秦立才,男,1966年2月出生,中共党员。原大冶四中党支部书记,现刘仁八中心学校辅导员。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河南省文学百花园特邀作家。在大冶风云网刊登过大冶方言故事近百篇。在红袖添香等主流网站发表长篇小说《张校…

作者简介:秦立才,男,1966年2月出生,中共党员。原大冶四中党支部书记,现刘仁八中心学校辅导员。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河南省文学百花园特邀作家。在大冶风云网刊登过大冶方言故事近百篇。在红袖添香等主流网站发表长篇小说《张校长的故事》、《阴祸》(签约长篇56万字)以及中短篇小说近百篇。在中国原创文学网、中国作家杂志社、中国青年作家年鉴、文学百花园、精品阅读、作家故事、一线作家、乡土作家、四川莲心栖息地、文学微刊、相子诗生活、黄石文坛、江南综艺等发表小说散文百余篇。其中小说《四个女人一台戏》在作家杂志社《百姓文学》春季纸刊发表,并改编成剧本,由大冶名家叶子先生执导成微电影。小说《前进傻子》入选文学百花园2018年第一期杂志。小说《一盆水》和《贪婪》分别入选文学百花园《2017年度文学精华本精选》和《2018年中国当代作家文学精品选》。

文房四宝情爱故事之墨

文/秦立才

阿平自称是个有一点文化的人,却干了一件非文雅之事,他把邻居队长儿媳妇阿香拐上身了。

他把阿香拐到城里先偷偷到电影院去看了一场电影。看电影时,趁着场地昏暗,先有意无意中碰了一下阿香那娇滴滴的玉手,见她没有反应即得寸进尺,一把抓着她手不放。然后趁电影上男女情侣相拥热吻时,他也情不自禁地把阿香身子搂过来,一把搂得紧紧的。

这还不算完,他在搂阿香腰身时,手指无意中碰到了阿香腰上白花花的嫩肉,马上一阵惊喜。于是色胆包天的阿平,马上把手偷偷伸进阿香衣服里······

当阿平把手伸进阿香衣服里面的时候,阿香就醉倒在他怀里,柔若无骨,羞红了脸,娇气吁吁,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了。

于是,那晚他们走出了电影院,自然而然偷偷地溜进了旁边那个小旅社里。

那时旅社不比现在的宾馆,有单独卫生间,那时每间旅社房间不带卫生间,半夜起床上厕所只能上公用卫生间。

阿平阿香因为不是夫妻关系,所以住旅社多交了几块钱,说了好几句好话才包结好那个女服务员以后,两人偷偷溜进房间。自然是你情我爱,爱得死去活来,这个暂且不表。

不幸的是,半夜阿平被一包尿涨醒了,起床上卫生间。想穿件短裤,却摸黑没有摸到自己内裤,只摸到了在一旁死睡的阿香内裤。那还是他白天偷偷买给阿香的一件粉红色小內裤,晚上住进旅社洗浴后给阿香穿上的。

当阿香穿上他买的那件半透明小内裤,人一下子就美极了,娇柔无比,妖艳叫绝,把他的欲望一下子就激荡起来了。

他一时没有摸到自己短裤,阿香那件又太小他穿不得,于是他心里就想,摸不到就算了,反正卫生间就在出门向左几步就到了。来去也不过两分钟。再说半夜三更门外走廊又没人看见。

于是他摸黑摸了一把阿香那光溜溜的肥屁股,又轻轻抓了一把她那丰满的乳房,"这小娘们儿在床上那个劲儿好疯狂。"

"等会去了卫生间再回和她温存。"于是他美滋滋的起床,一丝不挂的摸黑摸出了门。

打开门还往门外走廊左右扫了一眼,见同样黑乎乎的走廊半夜寂静无声,一个鬼影子都没有。

"我半夜上厕所,一丝不挂在走廊里晃来晃去,是不是很刺激?"想到这里他就笑了。"终于把香喷喷的阿香搞到手了。” 想到阿香那一身白花花的嫩肉,他口水又流下来了。

阿平那时在生产队算得上是一个文化人,是生产队的会计,掌握生产队一年的收支情况。那时在村里有文化骄傲啊,别人羡慕嫉妒恨,但是又不得不包结他。

村里人生个一儿半女,算命先生上门送八字,都要请他帮忙写一下小孩生辰八字。别人结婚或者春节写幅对联,也要花一盒三分钱的红花烟请他动手赐赐墨宝。

阿香是队长儿子阿昌的媳妇儿,就是那年春节阿香请阿平写对联时,看见阿平用毛笔蘸着墨水,龙飞凤舞那神态深深吸引了阿香。想想自己老公大文盲一个,斗大的字不识两个,更別说提笔挥毫了。每天白天上工只知道用锄头蛮力挖地,晚上一上床就压在她身上拼命播种,话都不多说一句,更別说跟她调个情了。往往是她刚有了一点反应,他却一炮而就翻下身倒头睡得像个死猪一样,弄得她半夜还在睁着眼睛叹气流泪。

阿平当了生产队会计以后,他就发现生产队帐目有一些问题,资金跟帐目对不上,他即怀疑队长有鬼。

阿平发现这个问题以后,就动了心思,因为他早对队长那漂亮的儿媳妇儿着迷了。队长也不想他读了几年书的儿媳妇儿,每天跟着大伙儿上畈上插田割谷,晒得黑不溜秋的。

于是想让阿香跟着阿平学会计,以后把生产队的帐接过来做,既清闲又快活,还可以帮他把一些见不得人的帐冲平一下,这就是队长把他儿媳妇儿一接进门,就安排她跟阿平学做会计的原因。

阿香自从跟阿平学做会计以后,除了跟他学一些做会计的帐理以外,还在练笔写字上很下了一番功夫,特别是毛笔字。因为那时每到年底公开生产队一年收支情况,还有所有劳动力一年所做工分多少,以及所分配粮食多少,还有后来文革开始后,写个毛主席语录,写个挑战书或大字报,都要用得上毛笔字。那墙上大红纸上一笔一划正楷字,或者龙飞凤舞行云流水草书,足以服众,让村里人啧啧不已,刮目相看。

所以阿香平时只要一有空,就在生产队仓库旁边那间帐房里,向阿平虚心请教。阿平也就正中下怀,站在阿香身后,贴着她后背手把手的教她写毛笔字。要是旁边无人,握着阿香那纤纤玉手,贴着她肉乎乎的身子,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特有的体香,他都有一些陶醉了,不是他狠心控制住了内心的欲望,说不定当场就想抱着阿香亲起来。

阿香跟阿平一屋帐房呆了半年以后,也慢慢欣赏他了。不说他通帐理,全村的帐在他脑海里一目了然,就是看他写的那些毛笔字,苍劲有力,行云流水,她就甘拜下风。再加他平时手把手身贴身教她写字,那一笔一划,态度和蔼可亲,语言轻声细语,还有平时时不时的跟她讲一两个笑话,活跃一下帐房里沉闷寂寞的气氛,让她开心不已。

阿香常常半夜里,等自己老公阿昌从她身上滚下去鼾声如雷时,不由自主的拿粗鲁无比的阿昌跟和颜悦色的阿平比较,一比较她心里就后悔了。想当初为何没找一个像阿平那样有一点文化的人,后悔自己作不了主,一味听信媒婆和母亲吹捧队长家里好。现在想来悔之晚矣!好在有一个阿平每天给她一些快乐。

按辈份讲,阿香还叫阿平叫叔的,他四十多,她才二十多,不管从哪个方面说,应该是不会产生感情,发生摩擦爆发出火花的,偏偏一屋之内,两人日久生情了。

有一次,他在旁边教她练字时,不知是因为内心激动无法控制,还是她贴身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反应,用毛笔蘸墨时手一颤抖打翻了墨碗,结果墨水泼了弄脏了他裤子。她当时就吓坏了,一脸羞红,连说对不起。

当他看见她蹲下来慌里慌张抹他裤子墨水时,他看见她脸红娇羞可爱,令人生怜,又闻到了她女人身上特有的体香,特别是低头看见她领口里面白嫩的半边乳房时,他心里一酥,一时没有控制住,顿时就一把抓住她的手。当两人肌肤一接触,两目对视一刹那,两情如火山般爆发了。他不由自主的一把紧紧抱住了她。她也娇柔无力,闭着眼睛倒在阿平怀抱里。

可是还不等他们有下一步动作,她那当队长的公公老远走路急通通的跑进仓库里来了,吓得他们迅速分开,装模作样的打算盘的打算盘,做帐的做帐。当队长进来时看见的是另外一幅情景。

"安排你们两个明天进一趟城,买一些生产用品回来,生产队要急用。你们两个去买东西时一个要记好帐,一个要管好钱。"队长具体交待完又急通通的忙去了。

天赐良机!他们两人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,内心一阵窃喜。于是就出现了前面他们两人进城买东西,担搁了返回去的公交车。

那时城里通乡下一天只有两趟车,上午一趟去,下午一趟回,错过了时间就回不去了。于是老天玉成此事,他带着阿香下餐馆、看电影、下旅社那些好事儿。

想到这里,阿平终于笑了,终于把漂亮肉感的阿香抱上身了,梦想成真。

他半夜起床上厕所一丝不挂,生怕在走廊碰到别人,心里虽然有一些紧张,但是一想起等会上完厕所回房,又可以抱着同样一丝不挂的阿香逍遥快乐起来,想起她那一身白花花的肉身子,想起她在床上那疯劲儿,他心又痒痒了。

于是他就有一些迫不及待,想早点上完厕所回来。可是不巧的是,他刚一出门,房门因为风啪地一下关锁了。他上完厕所回来不能进房,又没有锁匙,一丝不挂站在门外急得团团砖。小声敲了几次门,轻声叫了几声,阿香都因为睡得死没有听见。

他站在门外昏黑的走廊里,一时又惊又怕。既怕隔壁房间別人听见了,所以不敢大声拍门和叫喊。没有办法,他只好偷偷摸到前台想找锁匙。但是前台那女服务员睡着了,昏昏沉沉中,他又生怕惊醒了她。但是不叫醒她又拿不到房门锁匙,开不了门就进不去房内。叫醒她又怕她发现自己一丝不挂。

正在左右为难之际,昏昏暗暗中他突然看见柜台上,有一瓶住宿人员来登记用的墨水。于是他灵机一动,马上拿起那瓶墨水三步并着两步轻悄悄跑回厕所,关上厕所门,将墨汁涂抹在下身,涂成一件内衣短裤模样,突地趁黑一看,他还真像穿了一件黑色内衣短裤,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。

于是他洗净手,把墨瓶加上水,蹑手蹑脚的摸黑返回前台放好墨瓶,再叫醒女服务员,想拿锁匙去开房门。

结果可想而知,人算不如天算,他最终还是被那个女服务员拉亮电灯,发现了他的端倪鬼技俩,于是女服务员半夜三更一声"抓流氓啊!"最终惊动了大家,也引来了公安人员。

那年月流氓罪还不是一般小罪,公安人员来后把阿平手铐一铐,一审问即把他和阿香那风流事儿抖露出来了。

那时候非法同居还不是一件小事,住旅社都要单位开证明的,于是公安人员连夜把一丝不挂睡在床上的阿香也抓走了。

后来听说阿平以流氓罪被判了三年。阿香呢?虽然当天就被公安人员批评教育了一顿释放了,但是她跟阿平开旅社睡觉那个事情还是被村里人知道了。那时那个事情在农村还是很禁忌的,是一件天大的丑事,于是她回去就被队长父子两个赶出了家门。

阿香一个人低头走在农村土路上,流着眼泪,无心欣赏路两边的风景。

三天以后,有放牛的人看见在水库浮上来一个淹死的女人,大家把她捞上来一看,是阿香。

于是,大家一声叹息。(请继续关注文房四宝情爱故事之纸)

(责任编辑:婵娟)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