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趼人轶事___《大汉公报》1934

更新日期:2018-06-12 00:17:01|责任编辑:生林头条|编辑:民国故纸堆|点击:3780次|所属栏目:家庭
导读: 吴趼人小影 某报近载,粤小说名家吴趼人,客死越南,至今,犹停厝于广肇山庄,弗能归骨。才人之身如此,足为慨然。予因是忆及趼人生平,摘其轶事,为报章所未载者,述之如左: 趼人粤籍之佛山,为吴荷屋(荣光)中丞侄孙,幼聪颖,而纵恣跅驰,不拘拘于绳墨,族人号…

吴趼人小影

某报近载,粤小说名家吴趼人,客死越南,至今,犹停厝于广肇山庄,弗能归骨。才人之身如此,足为慨然。予因是忆及趼人生平,摘其轶事,为报章所未载者,述之如左:

趼人粤籍之佛山,为吴荷屋(荣光)中丞侄孙,幼聪颖,而纵恣跅驰,不拘拘于绳墨,族人号之曰「花子」,真名转晦,性好嬉戏。年虽长,童心无改。一次,赴戚家婚筵,俗于洞房翌夕,有反新妇之举。趼人于宾朋满座之际,顶竹笠,衣白袍,手揽葵扇,作地方神模样,昂然而入。众骇却走,新妇惊悸尤甚,几至晕厥。主者憾甚,诟趼人,且极病其不祥,几生嫌却。趼人亦自悔艾,繇是迹顿敛,力戒游戏,其勇于改过如此,非聪明人不能也。

先慈王太夫人,与趼人为中表亲,外祖母吴,即荷屋犹女,两家相距密迩,时有过从。先慈见趼人至,辄避不见,云极畏之。盖先慈性恬静,恶喧扰,与趼人适相反也。予少喜戏,先慈辄举趼人改过事诫予,此为予所谨誌而不敢忘者。

《二十年目睹怪现状》广益书局

趼人著小说,别署曰「我佛山人」,隐然自暴其里居,而又浑然无逊。小说家别署,多不能如其雅致现成也。其所著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》说部,至为人所称道,写生妙笔,绘影绘声,嬉笑怒骂中,悲愤在焉。观其托名“九死一生”,批评者则为“死里逃生”,可见其满腔抑郁,藉此抒泄,书中所写,悉为事实,惟极诋其伯父,此点近于起秽自臭,抑为伤忠厚之尤矣!

趼人无子,以族侄为嗣,客夏,死于虎(虎列拉)(故纸堆注:即霍乱),亦无所出,趼人一派,固已中斩。佛山吴氏,今更式微。趼人归葬问题,或须仗诸海外侨胞之助力也。才人无后,死且为异乡之鬼,悲夫悲夫!

全文完——

《大汉公报》1934年2月

民国故纸堆整理 转载请注明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