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退伍兵的平凡之路 第二章 新兵连的生活

更新日期:2018-06-11 16:44:55|责任编辑:生林头条|编辑:记得歌时|点击:9222次|所属栏目:家庭
导读:

一个退伍兵的

平凡之路

文:刘自强

第二章 新兵连的生活

我们这届应征入伍的新兵在县武装部换上新军装,看了一天湖南花鼓戏。然后,一声声哐当哐当铁轨声把我们带到了向往已久的首都北京。环境的改变,新奇的生活画卷即将展开,这一切的一切令我的心情波澜起伏,久久不能平静。

我们刚下火车就被大卡车拉到了北京70年代最偏僻的西山脚下,大柳林花园村。

到北京的第一歺饭差点没把我撑死,我吃了10个大肉包子,外带一碗稀饭。老兵们个个都看得目瞪口呆。70年代的农村还没有很充足的粮食,一个普通人想吃饱饭是很困难的事,在家从没吃饱喝足过。这一下到了部队,就像过年过节!

有天晚上站岗,我和来自湖南岳阳的任云华,站晚上2点至4点食堂哨,熬着夜,肚子实在饿了,怎么办?两人商量决定偷食堂里面的包子吃。天随人愿,事有凑巧,那天食堂门锁连扣都是活动的,随便一抽就出来了,每个人吃了6个肉包子,好像又过一个丰盛的节日。包子吃完,我们把锁连扣按原样插好,居然神不知,鬼不觉。

他们都说当兵苦,其实最苦要数新兵连三个月的魔鬼训练。桃树下、柳树旁,就是我们的训练场;黄土地、沙石场,遇到草地算享福!

紧急集合是最锻炼人的。每次总是选在夜深人静,凌晨睡意正浓之时,总是让你毫无防备,措手不及,包括枪枝、被子、鞋袜、面盆、茶杯、衣服、背包、牙膏牙刷等,凡是要用的、能带走的一切东西都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收拾好,然后到操场集合。

有个来自山东蓬莱的新兵,他叫周宏伟,每次总是比我快,我心生嫉妒,趁紧急集合训练时,偷偷把他两个裤腿扎到一起,害得他晚上黑灯瞎火的,半天也穿不上,最后一个到达,受到了全连狠批,新兵连班长夏宝明罚他站墙根,写检讨,害得他晚上做梦都在哭。这就叫幸灾乐祸。我心里那个美呀,比喝了密还甜,不亚于中大奖。谁叫你比我快,活该!

新兵连的生活有十分严格的规程:每天清晨6点起床,15分钟洗涮穿戴完毕,15分钟方便,整理内务,被子要象豆腐块,四角分明。

整理内务时,其他的都好办,最糟糕的是白白的床单上有湿印,青春年盛,梦游遗精是最尴尬的事。这在部队俗称“军用地图”。

每当这时候,我们通常都是用纸或衣服之类去盖上,这叫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,好在老班长夏宝明是过来人,他说,“没有什么好盖的,正常,晚上收操时洗掉就可以了”。等到下操时,哪里还洗得掉?就形成了一块白一块黄的军用地图。所以退伍时,老兵都不要床单了,送给部队留作纪念。

整完了内务,接下来就是新兵的军体训练。我们从立正、稍息、向左转、向右转、齐步走、立定、踢正步,一步一动,分解式、军体拳、队列、刺杀等等,从头开始学,全体新兵受到了严格的训练。

练习射击很难受,遇到了水泥地,一跪几个小时,枪前面还要吊砖头或整块红砖。如果碰到了湿草地,也不好受,总想把地上抠个洞,让膝盖跪下舒服点,要是被发现就惨了,班长会找一个尖尖石头放里面,叫你跪下,这就是冲动耍滑的惩罚,叫你下次再也不敢了。

当时教导大队教官是辽宁人,叫曾国臣,动作有力,标准到位,不愧为金牌教练。后来做了教导大队副大队长,转业在北京市第四中学当党委副书记,已经于2017年逝世,享年65岁。这是后活。

他训人也很有一套,夠严、夠狠。

有一次我站队列,小腹凸起,被他打了重重一拳,三天都隐隐作痛,现在回想起来都害怕。在我心里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,永远都记恨着他,虽然几十年了,他也走了,就让它成为历史吧!

曾国臣教官也是一个很爱开玩笑的人,有次跑步训练到北海桥上,见一姑娘骑自行车不剎车,不减速,他马上喊我们4列队形分开成两列,硬是把那姑娘围在了路中间不敢动了,差点把那姑娘吓哭了。引得我们这些小青年新兵,个个扭头张望,发出阵阵的笑声。这就是他幽默风趣的一面。

北京的西山风景如画,有满山的映山红,还有很多不知名的花花草草,把西山装扮得分外妖娆,美丽动人,到了收获季节,有苹果树,海棠树,枣树等等,可惜我们不是来赏花的;山上的大庙里有八百罗汉、送子观音,可惜我们不是来拜佛求寿的!

通过三个月的刻苦训练,使我们脱胎换骨,从一个散漫的社会青年,成长为一个有组织、有纪律、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军人。

直到这时候,我们这些新兵才脱下布军装,换上的卡新式军装。北京市老百姓叫8341部队官兵叫正规军,管其他部队官兵叫刘邓大军、土八路。因为8341部队官兵的着装都是清一色黑皮鞋,毕挺的卡装,这就是8341部队与其他穿布军装的部队不同之处。

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,开了个总结大会。晚上还有文艺演出,也就是我们这些大老爷儿们自娱自乐,战士们有唱歌跳舞的、还有说相声快书的,乐得大家前仰后翻。节目丰富,可就是不见一个大姑娘。倒是有一个叫单力的战友,二胡拉得特别好,他趁着兴致高昂,拉了《二泉映月》《赛马》等二胡名曲。而且后来很巧合的是,单力成了我的战友,分队长。

新兵结训,这一夜的欢喜、这一夜的闹腾兴奋得我通霄都没有睡觉,就等着天明后,老兵敲锣打鼓地迎接我们下老连队啊。

作者简介

刘自强,退伍军人,一九五八年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市。

欢迎扫码添加关注

为你的喜爱赞赏

并请备注您赞赏的作者名字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