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的脸上长了这个,就会大富大贵

更新日期:2018-02-25 21:00:22|责任编辑:生林头条|编辑:小豆读书吧|点击:5974次|所属栏目:文娱
导读: “水……” 温紫咽着干渴的喉间,茫然地透着幽暗的空间,看向落地窗前的那个身影……再叫……“我好口渴……”他缓缓地转过身,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才慢慢地来到她的面前,拿起一整瓶威士忌,无声地递给她…… 温紫就那样赤裸着身体,急忙地接过了那瓶威士忌,拨开瓶…

“水……”

温紫咽着干渴的喉间,茫然地透着幽暗的空间,看向落地窗前的那个身影……再叫……“我好口渴……”他缓缓地转过身,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才慢慢地来到她的面前,拿起一整瓶威士忌,无声地递给她……

温紫就那样赤裸着身体,急忙地接过了那瓶威士忌,拨开瓶子,就干渴地往喉里灌……

她的整个身体因那可怕的“迷药”效果,而燃烧得可怕,燥热得如同要死了般地喝着那威士忌,辛辣的感觉更刺激着她越喝越勇,那酒液点点地沿着美人骨往下流……

他冷幽幽地继续盯着她喝得差不多了,便命令说:“起来……”温紫茫然迷糊地看着面前人,一点意识也没有地扔掉那酒瓶子,害怕地爬下床……“这是那里……这是那里……我要回家……”他稍疑惑地看着面前这个迷糊的女孩,就要软弱无力地走出门外,他瞬间冷冷地手握门把,森沉着脸色,盯紧面前的女孩,语气霸道而阴霾地问:“你就这样出去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温紫下意识地转过身,感沉自己的身体升腾起一阵阵莫名燥热而刺激的暖流,将那欲望的血液就要热窜而起时,转过身就要推开他,可双手却撑在他结实的胸膛前,就近抬头,看着他那完美的脸庞,她的脸再一红,却害怕地看着他问:“你是谁?”

他扯过一丝冷笑地说:“我是谁?你把玉蝴蝶放在门口,还问我是谁?”“啊?”温紫茫然地看着他问:“什么玉蝴蝶?我什么也不知道?我要回家……我不要在这里……我不认识你……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温紫边糊乱地说话,边想让自己恢复意识地想一些事,可是因为迷药力太猛,她才刚站稳的身子,又软在他的身上,脸微靠在他的胸膛前,轻喘着温热的气体,仿佛在挑逗他的身体般…

他冷冷地站在原地,感觉面前的女孩身体散发一股处-子的清香……“想要走,为什么还要留下来?这出戏,你演得太过了……”“什么?”温紫茫然地看着他……“什么戏?我什么也不知道,你放开我……”她刚把话说完,就要用力地推开他,可突然自己的细软双手,被人用力地一握,她轻叫一声,自己整个人已经被面前的男人,用强如猛兽的力量,将自己按在门上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温紫的脸一红,用尽全身上下的所有的力量,拼尽意识地将面前人推开!

“疼……别这样……”温紫的双眸闪烁着粉红的光茫地看着他,本能地想要再抗拒,可是她的整个大脑越来越迷乱,脑海里出现了无数迷乱情欲般的可怕场面,甚至那场面中的男女正向着自己招手,她凌乱地急甩头,告诉自己,这只是幻觉,这只是幻觉……

他突然停下动作来看着面前的女孩,那股茫然无措,更添挑逗与性感味道,让他不禁难奈,他再霸道地腑头重重地一咬,吮得阵阵有力……

他没再说话,只是突然将她横抱起来,边用那灼热的眼神来看着她,边往床上走去……

依然飘着细雪……

温紫看到了一个人影在晃动,她的眉头一皱,想问那个人是谁,可却因为混身的痛疼与乏力,提起不劲,先是让自己再喘息一会儿,压抑下身体各处莫名其妙的疼痛,这才努力地睁开眼睛,终于看清了床边有个强硬凛然的男人,他赤裸着上半身,将手中的白衬衣在身后一个旋转,便直接将衬衣给穿了起来,抬起头,紧绷着脸部线条,扣着钮扣……

温紫有一刹那间,以为自己在做梦,她先是让自己的头脑再清醒一下,这才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,看到这个男人已经扣起了衬衣钮扣,然后再提起了一件酒店刚才送过来的名贵黑色西服,异常优雅绅士地穿了起来,甚至将深蓝锦盒中的蓝白格襟花,别于西装的襟领前,一派尊贵气息如同光芒般,散漫而出,她的全身瞬间僵硬,血液倒流,指甲掐进自己的掌心,确实疼痛―――

陆琛轩轻抿嘴唇,轻咳嗽了一下,对着全身镜中的自己,再得体地整理了一下仪容,这才透过面前的镜子,看着那床上的女孩,正头发乱七八糟,迷迷糊糊,仿佛还没有睡醒地瞪大眼睛,失神地看着自己……

他的眸光一闪,盯紧面前的女孩,缓声地说……“你醒了?”

温紫的后脑砰的一声作响,一团气咽在喉间,神智瞬间全清醒了,她吓得魂飞魄散地坐起床,可盖在身上的床单,哗的一声掉下来,她低头一看,终于放尽气门,震惊地大叫一声“啊――”

陆琛轩紧皱眉心,稍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女孩,像神经错乱一样,“悉悉率率”地扯着那金色的床单,迅速地遮掩酥胸,包围着自己赤裸的身体,然后粗声奔溃震惊地尖叫……“你是谁?”

陆琛轩凝视着温紫那神经质的表情,他也再起了一丝疑惑,轻嘲弄地说:“怎么?昨晚那么热情,清晨了就后悔暴露自己?”

温紫倒抽一口气,一手急扯着床单,一手拿着遥控器做武器地跳下床,想走近又不敢走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,气愤颤抖地尖叫:“你到底是谁?我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?我不认识你,我热什么情什么火?我我跟你熟啊?!!”

陆琛轩没有时间理她说废话,只是从钱包里抽出了一张支票,对着温紫,将它扔在空中,才面无表情地说:“这就是你的原因……”

温紫一愣,看着那张白色的支票,缓缓地向自己飘过来,可是还没有飘到,就已经又轻缓地飘回了这个男人的名贵皮鞋下,他无所谓地冷看了温紫一眼,才一脚踏在那张支票上,转身大步地离开……

可是当他的手刚接触到那金色的门把,想要拉开门时,却听到一阵清清脆脆愤愤怒怒的声音说……“喂……你好,警察局吗?有人昨晚强奸我……”

他一愣,手停在那门把上,稍吃惊地缓缓转过身,便看到温紫气愤地一手挽着床单,一手摇着那话机,一脸挑衅地看着自己……

4雪儿还在外面乱七八糟地飘着……

陆琛轩坐在沙发上,有点赶时间地提起手腕,看了一眼时间……

洗手间的门,砰的一声,打了开来,温紫重新穿回了她的橙色樽领毛衣与棉厚外套,双手插着衣服口袋,冷着脸,逼着自己镇静地走了出来,一双水杏双眼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男人……

陆琛轩稍提起眼皮,看着她……这个时候,才发现这个女人,可真不是一般的普通,她甚至也没有涂口红,没有作一点修饰自己……昨夜那灯光太暗,居然也没有看出来……

温紫直接坐在沙发上,冷脸地瞅着他,咳喇了一声,手里还扬着自己那破手机,看着面前的男人,一脸的气愤与莫名其妙的威胁笑意……

陆琛轩明白她握手机的意思,他也没有太在乎地问:“你要知道什么?”

“我为什么会在你的床上?”温紫直接审。

想看后面内容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