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拍 春节里的乡村赌局

更新日期:2018-02-15 20:51:06|责任编辑:生林头条|编辑:海洋的快乐|点击:4183次|所属栏目:文娱
导读: 大年三十,重庆长寿区八颗镇新桥村白庙,老人们围坐在田地里打牌 有句话形容春节里乡村的人们,“不是在去相亲的路上,就是在去赌钱的路上”。基本上人们聊完婚姻和育儿经之后,就要问一句“昨晚赢了多少钱”。在“年味”越来越淡的当下乡村,“赌味”却越来越浓。辛苦…

大年三十,重庆长寿区八颗镇新桥村白庙,老人们围坐在田地里打牌

有句话形容春节里乡村的人们,“不是在去相亲的路上,就是在去赌钱的路上”。基本上人们聊完婚姻和育儿经之后,就要问一句“昨晚赢了多少钱”。在“年味”越来越淡的当下乡村,“赌味”却越来越浓。辛苦一年积攒了点钱,春节几天赌得自然也气壮,男女老少各有各的局,推牌九、炸金花,麻将桌上十三幺,好不热闹,还有微信红包赌博的,一次输赢动则几万。

大年初一,海南琼海市沙渊村,村民围在一起“赌钱”。

过年赌钱既是种娱乐,也是一种社交,几个老朋友桌上玩玩,联络感情。有些地方,警察来抓赌时,众人一哄而散,那场景真是一场冒险。如今,乡村传统文化没落已是不争事实,对于这片巨大的精神真空来说,赌博只是一种心里替代,也是生活填补。

正月初二,山西贾罕村,闲下来的妇女在集市一角打麻将。

正月初四,湖南茶峒镇,这里是渝贵湘的三省交界之地,过年前后你会在乡镇上的街道上看到屋里屋外,大大小小的赌局。一般都是一张木方桌,上面垫一条面被褥,下面架一盆炭火,一副扑克或麻将,三五友邻,大家轮流上阵可以坐上一下午。

正月初三,山西蔚汾镇,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忙碌了一年回到家来,在短暂的春节假期里,亲戚和朋友男的聚齐一次。乡村里的娱乐活动相对较少,打麻将是这里非常普遍的娱乐活动。正月里走亲戚,人们通常就会在饭后搓上两把。摄影师:郭炳炎

正月初三,广东潮州,村民们在一起玩牌,这是一种叫“天公”的赌牌。本地妇女在春节打牌非常普遍。摄影师:孙俊彬

正月初四,河北米家庄村的一处老房子前,三位老人和一名年轻人在和煦的阳光下,围坐在一个用砖头搭起来的简陋石桌旁正安详地打牌。由于村子里没有老年人活动中心,而每个十字街口的向阳处也就成了很多留守老人们休闲的好去处,因此,这些地方被村民们调侃称为“等死岗”。

除夕夜,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,父亲和家中的几个亲戚一起陪爷爷打牌。奶奶前年去世了,父亲在家中排行老大,自从奶奶去世后,这两年他都会在除夕前赶回去陪陪爷爷,怕他感觉到孤单。

正月初三,山东临沂东古口村的马路边,正月农闲的老年人聚成一堆,一边晒着太阳,一边玩一种“打百分”的扑克牌游戏。他们有自带马扎的,没马扎的搬块石头做板凳,桌子也是取之自然,只要一块平整的石板就可以,再有一副扑克牌就能开局了。

正月初三,湖南板梁古村,村民聚在一起打牌。过年回家的村民,除了家人团聚和走亲访友,最主要的娱乐活动就是打牌小赌。

山西长治一村民家里,相好的朋友们正在打麻将

正月初四,江西于都县,去年冬天雨水连绵了好几个月,但猴年的春节天气大好,气温回升俨如四五月。小村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围在一起打扑克的人,虽然有赌资,但其实并不大。他们沐浴着冬日里的暖阳,享受着“小赌怡情”所带来的乐趣。图中的几位是堂姐弟关系,在县城上小学,年龄都相差无几。过年了,回到老家。相比于大人有“赌资”,小孩们更多的则是斗地主,纯属为了好玩。

正月初六,新疆奎屯131团,几位大叔正在消遣。

分享: